温蘅之

A团蓝担团苏。

竹马和翔润,我担和鱼。

堂本包办婚姻好。

银魂二次元初心。

cp洁癖,圈地自萌。


三人成虎,流言可畏。
但对不起我不信。


以上。

阴天下雪,小心路滑【竹马相二】

        #第二波小甜饼

 

       (第一波)你来图书馆是看书还是看我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

 

        隔着结满雾气的窗子,能听见外面呼啸而过的风声,和雪块撞到玻璃的“沙沙”碎响。

 

        教室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教数学的大野智老师站在讲台上,用腻腻糊糊的声音讲评着上次考试的卷子,活像在唱一支沉沉的催眠曲。

 

        二宫上次考试只算错了一个数,所以这堂课听得很无趣。他打了个小小的呵欠,闭眼的时候有一滴泪顺着眼角滑下。

 

        在大部分人都昏昏欲睡的情况下,相叶回答问题的声音显得尤为洪亮。

 

        大野:“这里有A,B,C,D四个点,我们——”

 

        相叶:“先连接A,C。”

 

        大野:“看这个面和这条线,我们要––”

     

        相叶:“用线面平行定理。”

 

        两人一对一和,配合得相当默契。旁人有心也插不进嘴。

 

        二宫单手托着下巴,眼神渐渐从黑板移到了相叶挺直的后背和支棱起来的头发上。

 

        “他最近很用功呢,”二宫想,然后轻轻抿了下唇,“下巴都尖了不少。”

 

 

        这天的放学时间。

 

        相叶攥着二宫的手腕,一边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一边嘱咐二宫:“走慢一点,不要踩到结冰的地方。”

 

        尼斯高中傍山而建,从教学楼到校门口必须经过一条又长又陡的楼梯。虽然台阶被清扫过,但雪下得又急又猛,不一会儿就又覆了白白的一层。

 

        二宫使劲眨了下眼,粘在睫毛上的雪花化成水落进眼睛,被风一吹有点疼。

 

        “相叶。”

 

        “怎么了,小和?”

 

        没等二宫说话,相叶就“啊”的一声打了个踉跄,他摇摇晃晃地连滑了三级台阶,最后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在被二宫拉起来的时候,相叶的脸上露出和平时一样爽朗又阳光的笑。没有喊疼,没有抱怨,他只说了一句:“还好我刚才松开了你的手。”

 

        二宫哽了一下。

 

        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左心口破壳而出。

 

        “笨蛋。”二宫把围巾拉高遮住鼻尖,垂下的眼睫掩住了泛红的眼圈。

 

        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容易被感动,但面对相叶,情绪总是会变得特别柔软。

 

        下一刻,手腕又被相叶紧紧攥住,耳边传来那人温柔又沙哑的声音:“小和,要小心一点哦。”

 

 

        夜晚,相叶宅。

 

        “休息一会儿吧,雅纪。”美千代把点心和水果放在儿子的书桌上,轻轻地揉了揉他消瘦的肩膀。

 

        相叶“嗯”了一声,但眼睛还是没离开书本。

 

        “现在才是高二,等到高三,要辛苦成什么样子。”美千代轻叹一口气,心疼多于欣慰。

 

        她没有看见,贴在台灯后的一张纸条,那上面的字迹认真得可爱:“为了能跟小和上同一所大学,好好学习!(笑脸)”

 

                 ————END————

 

        碎碎念:(无关竹马,可以跳过)

     

        虽是篇小甜饼,但我写得挺感触的。

 

        这里面“雪天滑倒”那段是真事,发生在我高三的时候。

 

        当时摔倒的是我最要好的一个朋友,她和我说那句“还好没拉着你”的时候,我真的是要哭出来。

 

        我们三年高中都是同班同学,无话不谈,形影不离。

 

        如今大学,我在南方,她在北方。国庆旅游时偶遇一家熊猫邮局,我只给她写了一封信。

 

        年前我们终于见面,除了发型,她几乎没变。抱住她的时候,感觉真好。

 

        然后我就想,我们相处三年尚且如此,竹马两个人二十年的感情,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没有答案,任何语言都太过苍白。

 

        或许这就是我不想写现实向的原因。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