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蘅之

A团蓝担团苏。

竹马和翔润,我担和鱼。

堂本包办婚姻好。

银魂二次元初心。

cp洁癖,圈地自萌。


三人成虎,流言可畏。
但对不起我不信。


以上。

青空下,你身旁【竹马/sj】

问:对xgg的事怎么看?
答:期待新碟。
以上。
  
  
  #架空校园4000+甜饼
        #食用愉快          
  
  
       迷上一个人,是一场接触性交通事故*。

       
       松本坐在花坛外沿的大理石上,并拢在一起的膝盖上摊着一个小小的本子,他右手拿着一支笔,左手撑着歪向一边的下巴,拧起的眉尖看起来像是在思索什么。

      
        “不去和大家一起玩吗?”略微沉哑的少年音色在松本的斜前方响起,尾音弥散在树叶碰撞发出的“沙沙”声响里。

        
        松本抬头,明晃晃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堪堪辨出不远处立着一个瘦高的身影。

       
          “关你什么事?”下意识的防备话语脱口而出,松本看着那人越靠越近,在认清来人的容貌后,原来强硬冷淡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樱井学长。”

        
        樱井穿着短袖短裤的运动装,线条好看的胳膊和腿裸露在空气里,他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不好好上体育课,在这儿写什么呢?”说着坐在了松本的身边。

       
         “你不也没好好上体育课。”,松本嘀咕一句,偏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一双带笑的大眼睛,他嗅到樱井衣服上淡淡的柠檬香味,也注意到对方的身上并没有汗渍。

      
        “原来你在写词啊,”樱井岔开话题,忽然低身凑近松本膝头的本子,并将纸上清秀的字迹轻轻念了出来,“没有不运转不变革的时代,没有不会败露不会流传的谎言,平淡相伴,长相厮守——哎,没有了吗?写得很好呢。”

        
        松本的指尖摩擦着纸页,因为用力过大,纸张都皱了起来。他眼神飘忽地看着落在脚边的斑驳树影,长长的睫毛微微打着颤:“你喜欢吗?”

        
        不远处的操场上传来混杂着女孩尖细叫声的震耳呼声,树叶的“沙沙”声仍然回旋在头顶,间或着喧腾的风声,但樱井却觉得耳边所有的嘈杂渐渐扭曲成一段空白。
  
  
        “当然喜欢。”他注视着松本还带着些婴儿肥的侧脸,略显不安地抿下了唇线,“那个,周末要去我家看看‘布朗尼’吗?”
  
  
         --- --- ---
  
  
        二宫接到相叶的电话的时候正在厨房准备晚餐。
  
  
        手里的姜切到一半,二宫便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了窗台上。

        
        锅子发出蒸汽撞击锅盖的“呲呲”声,刀刃切上案板也传来有节奏的清脆声响,相叶本有些失真的说话声愈加听不真切。
  
  
        “最近上课的时候,松本君会主动回答问题了。”
  
  
        “昨天的课间他还主动和其他同学说话了。”
  
  
        “能感觉到他脸上的笑容变多了。”
  
  
        “作为他的班主任,我很高兴。”
  
  
        “二宫家长,你在听吗?”
  
  
       “在听在听。”二宫放下菜刀,用没沾上姜汁的右手拿起手机,“相叶老师,你能再说一遍吗?”
  
   
        电话那头传来“噗嗤”的一声,紧接着,相叶又沙又甜的嗓音再次响起:“现在我到你家楼下了。”

      
        “如今的教师工作都这么清闲吗?”二宫用左肩夹住手机,在水龙头下冲干净了手。他明知道相叶在周五的下午休假,也明知道相叶会来送一些亲手做的吃的,却依旧用又高又细的小尖嗓吐着嘈。  

      
       好像这样就能遮住自己红了半边的耳朵。

     
        
        相叶这次带的是生姜烧。热乎乎的五花肉装在一个透明的便当盒里,肉片上浇着颜色漂亮的酱汁。因为二宫讨厌肥肉,还特意选了瘦肉较多的肉质。
  
  
         “我调了新的酱汁,等会儿你尝下味道”相叶的刘海被汗水打湿,一缕一缕地粘在额头上,刘海下,一双杏眼闪着熠熠的光,眼角处有被笑容牵扯起来的褶子。
  
  
        二宫接过有点烫手的便当盒,眨眨眼又吸了下鼻子,他飞快地低声一句:“你是因为J才对我们这么好么?”
  
  
        相叶没反应过来,用鼻音“嗯?”了一声。
  
  
        “没事没事!”,二宫使劲摆了两下头,接着塞给相叶一个盛着冬瓜排骨汤的白色便当盒,“我今天汤做多了,扔了浪费。”
  
  
        说完就“嘭”的一声关上了门,连门外相叶的表情都没看。
  
  
        “不是的,”相叶的声音透过木质门传了进来,没有犹豫,坚定有力,“我会这样,单纯因为是你!”
  
  
        二宫把手掌按在左胸口的位置,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能触碰到越来越快的有力心跳。他觉得脸烫得厉害,不用看镜子就知道皮肤从脖子红到了脸颊。
  
  
        二宫是个聪明人,他感觉得出相叶对他过多的关怀,但总疑心是因为自己特殊的家庭状况——松本的父母在几年前的一场车祸中离世,二宫作为松本的舅舅收养了他。
  
  
        就算两个人相依为命地生活,二宫也不希望,或者说厌恶接受他人出自各种理由的善意。
  
  
         然而相叶是个意外。
  
  
         或许是因为常年和未涉世事的学生相处,他也一派的天真烂漫,身上完全没有社会人的市侩和圆滑。
  
  
        从第一次的电话,第一次的家访,到第一次送的麻婆豆腐,相叶雅纪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等到二宫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融入了相叶的生活。
  
  
         在工作或打游戏的间隙,二宫有时会问自己:“为什么相叶是例外?”
  
  
        没有答案,也没有必要有答案。
  
  
        植物从一颗种子开始一点一点长高拔节,循序渐进,严格遵循自然规律,而感情从破壳而出到开花往往只需要一个契机。
  
  
         ————
  
        
        二宫家和樱井家隔着一个长长的岔路口。

        
        本来约好周六的早上八点在岔路口碰面,但樱井七点二十就到了。

        
        时间还早,路上只有零零散散几个行人,樱井用鞋尖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又想起了前几次见到松本的情形。
  
       
      第一次是在教导处,大雨天。

      
      樱井在有吉老师的办公桌上整理社团活动的材料,抬头的时候发现对面来了一个男孩。
  
  
        男孩伏在桌子上写字,从樱井的角度能看到他头顶的发旋、垂下来的长睫毛和圆润的脸颊。
  
  
        不知怎么就多看了一会儿,直到肩膀被拍了一下。樱井抖了下身子,回过头看见有吉弯成两条缝的眼睛。
  
  
        “想知道对面同学的名字吗?”有吉凑到樱井的耳边轻轻问道。
  
  
        樱井本想说不,但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好啊”,说出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诧异。
   
  
        雨水击打着窗子发出“叮叮咚咚”的脆响,里侧的玻璃上覆了一层白色的雾气。有吉用食指在窗子的右下角写下男孩的名字,樱井一个一个字读过去,最后连成三个字——“松本润”。
  
  
        字的边缘因为水珠的滑落变得模糊剥落,不一会儿就认不出字形,只留下一小块空无的湿玻璃。犹如任何一次普通的萍水相逢。
  
    
        第二次是在巷子口,傍晚。
  
     
        体格瘦小的男孩梗着脖子与四个身高体壮的混混学生对峙着,男孩的身后是一个装着小柴狗的旧箱子。
  
  
        偶然路过的樱井忽然想起曾与男孩有过一面之缘,也模糊地记起了他的名字——润。
  
  
        “总之我是不会让你们拿走’布朗尼’的!”松本弓起背攥紧拳头,像只随时准备战斗的小兽,而那几个混混也步步紧逼。
  
  
         “喂,我说,”为引起混混们的注意,樱井清了下嗓子,而后他举高手机,并将有屏幕的那面对着他们,“你们中有三个是严重警告,一个是留校察看,如果再加上一次校外斗殴这样的大过,不出意外会被直接开除。照片我已经拍下来了,怎么做随你们。”
  
  
        后来据松本回忆,突然出现的樱井犹如少女漫里的男主角,眉眼带笑,身姿挺拔。他立在一片珍珠色的落霞里,白衬衣的一角被风鼓起。

        
        后来据樱井回忆,松本和怀里的柴犬一样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向他的时候眼角挑起一个上翘的弧度。“谢谢,”松本小声说,逆着光的眼睛里像是有星星闪烁,“虽然很唐突,但是可以拜托你收留它吗?那个,我的舅舅对狗毛过敏。”

  
        “可以啊。”话说出口樱井才想起母亲讨厌狗,但看着松本瞬间扬起的嘴角和弯弯的眼睛,他硬生生地扯了个谎,“我妈妈很喜欢狗的,尤其是柴犬。”
  
  
        那只被松本取名为“布朗尼”的柴犬最终养在了樱井家,因为樱井的母亲没拗得过突然倔起来的儿子。
  
  
  

         回忆中断在一阵喧闹的风里。
  
  
        樱井回过神,看见从岔路口的那头跑过来的松本。
  
  
         “樱井学长!”松本双手捧着一个方盒子,刘海随风向后掀起,露出一张秀气的圆脸。他一边跑一边大口喘着气,“我是迟到了吗?”
  
  
        “没有啊,是我来早了。”樱井抬起手腕给松本看手表上的时间,眼睛却一直盯着他手里的方盒,“这是什么,好香。”
  
  
         松本咧嘴一笑,唇边的两颗小痣分外生动:“这是我和舅舅做的曲奇饼,菱形的是我做的。”
  
  
        樱井从有吉老师那里了解到松本特殊的家庭情况,他知道为什么松本总是提起舅舅,而绝口不谈自己的父母,也大概明白了松本为什么不愿融入集体,总是孤单一人。
  
  
        然而,生活是苦难的升华,地狱是天堂的阶梯,樱井希望松本能放下过去,重新微笑着看向未来。
  
     
        这个蜕变的过程里,他愿意一直站在松本的肩侧。
  
  
       “我们走吧。”樱井一只手接过装曲奇的盒子,另一只手握住了松本的手——带着一层薄汗,微微颤抖的手。
  
     
       几秒钟后,樱井感觉自己的手被用力地反握,接着身后传来一声不响但干脆的“好”。
  
  
        — — —
  
 
        大野智转到尼斯高中已经一个月了,以校长的身份。
  
  
        他颠覆了很多人对校长的刻板印象,几乎所有同学和老师提起大野都会加上一些奇怪的前缀,比如“第一个在全校大会上睡着的”,“画画超级厉害开过个人画展的”,“反射弧很长呆呆萌萌的”,“脸突然变得特别黑的”……
  
   
       这天的午休时间,大野像往常一样到校园的西南角写生,这里离教学楼很远,所以鲜有人来。
  
  
        他喜欢这儿栽满樱花树和洋槐的石子路,喜欢缠绕着藤蔓的长椅,喜欢突然从草丛里蹦出来的小麻雀,喜欢漫眼的绿色和幽静。
  
     
        但今天与往常不同,大野在寻找写生的植物时听到了说话声。

        
        “我总想着带你过来看看,这里是不是超漂亮?”又沙又甜的嗓音,大野觉得有点耳熟。

       
        “都是草和树,有什么好看的。”尖细的说话声,语气里充满嫌弃。

      
         “你好看呀。”大野从一棵樱花树后探出头,发现正在说话的是教高二的相叶老师。

       
          “八嘎!”一个猫着背的小个子男人红着耳朵喊了一声,同时用短短的还肉乎乎的手掌拍上了相叶的脑袋,后者完全没有躲闪,反而满脸笑意地盯着小个子男人看。

        
        大野忽然想起来今天上午是高二年级的家长会,小个子男人大概是哪个同学的家长。

     
        不知道为什么,大野今天不想写生了。

        
        校西南角到教学楼中间有一个广场,广场里有一个喷泉池,很多鸽子喜欢在喷泉附近嬉戏。因为之前发生过学生弄伤鸽子的事件,所以校方规定不准到喷泉池旁边玩耍,并且安排了专人检查。

        
        然而,大野在穿过广场时,看见两个手拿面包、身边围了一圈白鸽的男生。两个男生显然玩得很开心,鸽子们把小脑袋凑到他们的手心里啄食,甚至有一两只胆大的飞到了他们的头顶,如立体环绕音响的响亮笑声回旋在喷泉池的上方。

        
        大野走近喷泉池,发现其中一个男生是给他送过社团材料的学生会长。

       
       “校长好!”两人礼貌且理直气壮地给大野打招呼,学生会长在大野开口前紧接着解释,“今天我到这里值日,怕无聊就拉上了小润一起。”

        
       大野“哦”了一声,觉得这个解释没什么问题。

        
        快走到教学楼的时候,他突然陷入了沉思:为什么在广场值日这种小事会劳烦学生会长呢?

        
        回到校长办公室以后,大野做了一幅抽象画,并在右边题字:“春天来了,又到了万物繁衍的季节。”
  
  
        “现在已经入秋了吧。”下午在办公室看到这幅画的知念侑李问。
  
  
       “是吗?”大野撑着下巴,黏黏糊糊地叹了一口气。
  
  
         — — — —
  
  
        *第一句引自《浅草有色不良少年团》,蛮有趣的一本书。
  
  
        #前半部分好多拟声词,拔哥对我的影响,嗯,沉思。

       
        #超级喜欢青空的歌词,一直单曲循环。
  
  
        #只信sho桑!
  #只信sho桑!
  #只信sho桑!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