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蘅之

A团蓝担团苏。

竹马和翔润,我担和鱼。

堂本包办婚姻好。

银魂二次元初心。

cp洁癖,圈地自萌。


三人成虎,流言可畏。
但对不起我不信。


以上。

镜面【竹马/sj】

         樱井是被一声尖叫惊醒的。

 

        身体的反应快于大脑,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坐了起来,两只胳膊撑在身后。

 

        本该安稳地睡在樱井身边的松本此时正一脸惊恐地攥着胸口的被子。

 

        “做噩梦了?”樱井眨着迷蒙的大眼睛,向在床角缩成一团的松本伸出手臂,打算给他一个安抚性的拥抱。

 

        下一秒,伴随着一声奶音奶气的“流氓”,樱井被松本踹下了床。

 

        直到后背撞上地毯的那一刻,樱井仍是懵逼的。

 

        “……小润?”

 

        “你叫我什么?放尊重点!”

 

        床的那边传来了衣服摩擦的窸窣声,樱井扶着腰从地毯上爬起来,正好看见松本裸露的脊背和他垂落在肩膀的半长卷发。

        

        “你,你什么时候把头发留长了?”大脑中传来一声如雷的轰鸣,樱井颤抖着嘴唇,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指向松本:“不对,你到底是谁?”

 

        夏日的白昼总是来得格外早,浅色的窗帘透着晨曦的光,映得整个卧室都明亮起来。

        

        “我是松本润啊,怎么,昨晚趁我喝醉把我弄到这儿的不是你吗,樱井先生?”松本套上黑色的圆领T恤,扭过头看着赤膊的樱井,怒极反笑,“你应该庆幸没有对我做过什么糟糕的事。”

 

        樱井看着对面这张再熟悉不过的恋人的脸,生生地打了个冷颤。他在做梦吗?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

 

        几近窒息的沉默对视后,一个骇人的猜想在樱井的脑海里炸开,同时,一股凉意沿着脊椎窜上后脖颈。

 

        眼看着松本要走,樱井也顾不上什么委婉和试探,他用还哑着的嗓子大吼了一句“你知道Arashi吗?”

 

        松本的肩膀一抖,像是被吓了一跳,他眼神迷茫地皱起浓眉,咕囔了一声“Arashi”,然后又看向樱井,双手环胸站了个九扭十八弯,“那是什么?”松本问。

 

        “果然,”樱井苦笑着把脑袋靠上床沿,脸上的表情比吃了一大口香菜还难看,他深吸一口气,语调平缓而绝望,“那么,你知道平行世界吗?”

 

 

        两人把来龙去脉整理清楚,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的事了。

 

        简单来说,现在的这个松本来自另一个时空。那个时空没有杰尼斯,没有Arashi,松本是一名家居设计师,樱井是一名大学老师,其他的三个人也各自做着与偶像无关的工作。

 

        (为了方便叙述,以下对现在的世界称为A,对另一个世界称为B)

 

        两个人分别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发现了几个巧妙的重合点:

 

        第一.樱井参加了松本的庆生会。

 

        第二.樱井和松本住得很近,准确来说,A和B里,他们的住所没有变。

 

        第三.喝醉了的松本最后被樱井送回家。

 

        当然,也存在着几个不同点:

 

        第一.A里樱井载着松本回到了自己家,两人做了些不可名状的事后睡在了一张床。B里樱井把松本送回了松本家,然后就此告别。

        

        第二.A里樱井和松本是恋人。B里两人只是在酒桌碰杯的点头之交。

 

        综上推测,发生身体交换的时间是在一点到六点的睡梦里。

        

        松本双手十指交叉,垂着头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两侧的长发被他别进耳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形状好看的耳朵。一样的浓眉长睫,一样的深邃轮廓,一样的嘴唇附近的两颗小痣,可却偏偏是另一个人。

        

        樱井站在离松本几步远的地方,他想给予眼前的人一个拥抱,再在耳边说几句暖心的安慰话语。

 

        然而他没有这个立场,他也同样的难过无措。

 

        “对不起,之前摔疼你了吧。”一直沉默着的松本冒出一句话,接着眼圈红红地展开一个露齿的笑容,“介意我做个早餐做补偿吗?”

 

        樱井忽然意识到,不论是哪个世界的松本,于他而言,都是天使一样的存在。“谢谢。”他轻轻说。

 

        

        松本做了两碗加溏心蛋的芥麦面,不是因为他知道樱井喜欢,而是冰箱里只剩下了这两样食材。

 

        “这件事不能声张,如果被社会大众知道了,你很可能会被送进科研所。”樱井用筷子把溏心蛋夹成两半,看着橙黄的蛋黄慢慢流进汤里,语气一转,“但必须先告诉团里的大家”

        

        “冒昧问一句,这个团的成员关系很好吗?当然,你和……松本君,呃,很好,我知道。”

        

        樱井挑起一筷子面,轻轻舔了下嘴唇上的汤汁:“我们是1999年成立的组合,从不被人看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TOP,如果成员们关系不好,Arashi是绝对坚持不下来的。”

        

        “这样啊。”餐桌另一头的松本戳戳碗里的面,颇有些感慨,“在我生活的世界里,我们五个人大概只是那种在路上碰见会打个招呼的关系,算是朋友的朋友吧。不像你们,一起努力了这么多年,这样的羁绊真让人羡慕呢。”

        

        之后两个人没再做声,各自怀着心思吃完了简单的早餐。

        

        

        

        樱井打开Arashi内部的line,还没来得及打字,就被几分钟前的消息惊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

        

        【Goodlooking guy:我是认真的!我是认真的!我是认真的!相叶桑和另一个世界的相叶桑互换了!不是跑火车!不是跑火车!不是跑火车!

 

        附带一张黑发毛刺的相叶的照片,背景是堆满游戏机的卧室房间。

 

        老人与海:?

 

        贝类芥麦面蛋包饭芝士蛋糕冰拿铁:我相信你!因为小润也交换了!

 

        附带一张半长发的松本侧脸的照片,有点模糊,像是偷拍的。

 

        老人与海:?

 

        ……

 

        老人与海:不太懂你们在说什么,刚收到邮件,明天的VS岚录制改到了今天下午,好像是因为嘉宾的时间发生了冲突。你们别忘了。

 

        Good looking guy:……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贝类芥麦面蛋包饭芝士蛋糕冰拿铁:……甚至还想笑】

        

        

        

        五个人比平时提前了将近一个小时到了录制地点。

 

        现在达成的共识是“先顺利录制完这期节目”,“再寻找换回来的方法”。所幸相叶这周的番组已经录制结束,松本最近也没有什么工作。

 

        “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相叶桑。”松本礼貌地鞠躬握手,相叶回以同样的礼数。为了掩饰发型,两个人都带着线织帽,同时鞠躬的时候就像两只被风吹歪的蘑菇。

 

        二宫关上乐屋的门,回过头和樱井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马上摇醒了打瞌睡的大野,并招呼还在磨磨唧唧、你来我往的松本和相叶过来坐。

 

        五个人围坐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二宫摆弄着手指不时瞥一眼相叶,大野一个劲地捂嘴打呵欠,松本翘着二郎腿,但和坐得笔直的相叶一样表情严肃又紧张。

        

        在集合之前,松本和相叶都补了不少期VS岚。看着另一个自己爬墙踢球抓管,感觉还是挺奇妙的。

        

        “大家应该都明白事态的紧急程度,最简单的应对方法——”樱井用指节轻轻敲着桌面,眼神在松本和相叶之间打了个转,“就是尽量减少你们的说话量,对于一些涉及隐私的梗,装傻微笑也好,把话题抛给我、nino和尼桑也好,千万不能自己随便答。”

 

        二宫点头,沉着脸看向樱井:“今天plus one的嘉宾之一是有吉桑,要做好他提起你和J关系不好的梗的准备。”

        

        “J?”相叶眨了眨眼,看样子没反应过来指的是谁。

 

        “是小润啦,笨蛋。”二宫习惯性地吐槽加拍头,打完了才反应过来此相叶非彼相叶,于是气势一下子蔫了,低低地说了声“对不起”。

 

        礼节周到的相叶也跟着说了句“对不起”。

 

        一直掉线的大野轻轻摸了摸二宫的后背。

        

        樱井把他们的小动作看在眼底,默默叹了口气:“有吉桑的事等会儿我单独和小,咳,松本君说。这次情况特殊,我们提前对一下开场的话题吧。”

        

        

        

        录制结束——

 

        随着staff们离开录制场地的时候,二宫凑近樱井,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我有预感,这期会上推特的热搜。”

 

        樱井抹了把脸,露出一个常常出现在表情包里的苦笑。

 

        其实录制的前半段还是很顺利的。

 

        开场的时候,樱井提起松本和相叶的针织帽,二宫吐槽说“不是很像两只蘑菇吗?”,全场大笑,蘑菇二人组也配合地将头碰到了一起。

 

        接着嘉宾团队和plusone出场,按照流程,轻松愉快地进行了前几个游戏。

 

        大野少见地全程情绪高昂,和二宫一起专注地怼樱井,现场反应很好,大家没有过多地注意说话少的松本和相叶。

 

        然而,在踢罐子环节,一个公认的人品不是很好的嘉宾(简称C)突然把话题转向了相叶。

        

        “相叶桑之前答应了和我一起去吃饭,但一直没能去。”C摸了摸鼻子,对坐在不远处的相叶咧嘴一笑。

 

        “他最近要准备新剧拍摄,一直很忙的。”二宫赶紧出来打圆场,不明所以的相叶也顺着二宫的意思点头。

 

        C锲而不舍,又问:“那为什么相叶桑一直不接我的电话呢?”

 

        “因为……”什么都不知道的相叶愣了一下,他想起樱井在乐屋的嘱咐,于是扯了扯二宫的袖子,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笑,“nino,你说为什么呢?”

 

        二宫被这句话砸得差点吐血,他正在想怎么接话,没想到相叶直接把话题扔了过来。

 

        “啊,为什么呢。”二宫使劲眨了下眼睛,不自在地在位子上动了动,突然间,他的脑里灵光一闪,“翔桑,你说为什么呢?”

        

        樱井心说一声“smart  guy”,也摆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松本君,你说为什么呢?”

 

        松本从善如流:“leader,你说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最终以大野的神级颜艺结束。

 

        然而,不跳黄河不死心的C接着追问:“那下节目后相叶桑和我约个吃饭时间吧。还有,我很喜欢你今天的帽子,可以送给我吗?”

 

        场面突然十分尴尬。

 

        “不好意思,”二宫伸手把相叶的帽子向下拉了拉,手肘靠着相叶的肩膀,信口跑起了火车,“这个帽子是我买给相叶桑的,不能送人。”

 

        反正连“二十年”都说过了,这样的话也不算过分。

 

        有吉咳嗽一声,指出了很多人存在的疑问:“相叶君和松本君的帽子好像是同一个款式的吧。”

        

        二宫收到樱井的眼色,硬着头皮继续跑火车:“是啊,我想着这帽子J戴起来会很好看,就顺手又买了一顶。”

 

        “团员爱真棒啊,什么时候樱井君和松本君的关系能变成这样就好了,是不是啊,樱井君?”执着于“散布”两人不和传闻的有吉今天也依旧大手笔。

 

        从某种方面说,能把任何话题引到这里,也是件很厉害的事。

        

        

        

        录制结束的乐屋有staff和化妆师来往,用line聊天更方便,也不容易泄漏秘密。

 

        

        【今天的小和也很可爱:对不起这个账户的原主人,我就借用一小下。

 

        今天的小和也很可爱:刚刚在场上说错了话,把大家弄得手忙脚乱,真的很抱歉。特别是二宫桑,很对不起。

 

        Good looking guy :没关系,不怪你,主要是今天的嘉宾不懂进退。

 

        贝类芥麦面蛋包饭芝士蛋糕冰拿铁:对,反正录制已经结束,当务之急是找到交换回去的方法。

 

        松本润:(借用一下这个账号)谢谢各位。

 

        贝类芥麦面蛋包饭芝士蛋糕冰拿铁:不用客气,帮你们,也是在帮我们自己。

 

        Good looking guy:既然是在睡觉的时候发生的交换,那么,是不是今天回去睡上一觉就换回来了?

 

        贝类芥麦面蛋包饭芝士蛋糕冰拿铁:昨天相叶君是睡在了你家里吗?

 

        Good looking guy:啊,对。

 

        贝类芥麦面蛋包饭芝士蛋糕冰拿铁:那要不要模拟一下昨晚的情形,松本君来我家,相叶君去nino家,这样不管发生什么都有个照应。

 

        松本润:我觉得可以。

 

        Good looking guy:行。

 

        今天的小和也很可爱:好。

 

        老人与海:@今天的小和也很可爱,相叶君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节目做多了,当然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人。再说,第一次能够处理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好了,我第一次就绝对不能做到这种程度。

 

        Good looking guy:leader,你的话挺感人的,但是——

 

        贝类芥麦面蛋包饭芝士蛋糕冰拿铁:这打字的速度也挺感人的。】

 

        

 

        第二天。

 

        樱井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主卧的窗帘拉开了一半,玻璃上晃着刺眼的光。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在床上迷糊了一会儿后,樱井忽然想起一件相当重要的事。

 

        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樱井胡乱地套上衣服,连衬衫的正反都没管就冲到了松本睡觉的侧卧门前。

 

        “咚咚”

 

        “松本君,你醒了吗?”

 

        没有回答。

 

        “小润,你醒了吗?”

 

        依旧没有回答。

 

        樱井有些慌了,说了句“抱歉”,他颤着手握住了门把,然后轻轻下扭,开门。

 

        侧卧里空无一人。

 

        准确地形容,是根本没有人住过的痕迹,房间里没有床,没有衣柜,只有一些箱子和杂物凌乱地堆积在一起。

 

        樱井差点“噗通”一声跪下来。

        

        环顾一下四周,没错,是自己的房子。

 

        深呼吸几口气,樱井说服自己冷静下来。现在的情况是侧卧突然变成了杂货间,而本该睡在侧卧的松本也不见了。

 

        樱井走进侧卧,伸手拂了一下一个大箱子的顶部。指肚沾了一层的灰。

 

        有一个无比荒诞的想法在樱井的脑海里飘荡,但有了昨天的铺垫,并不算无稽之谈。

 

        身体僵硬地走回主卧,樱井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

 

        没有Arashi的line。

 

        没有和松本的聊天记录。

 

        通讯录里对团里其余四人的备注和通话记录也不对。

 

        在浏览器里搜索“Arashi”,出来的结果是空白。

 

        答案已经明了,樱井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能这么冷静。

 

        他拨通了手机里存着的松本的电话,听到对面传来一声迟疑的“翔桑?”。

 

        半长发的松本只会称呼他为“樱井先生”或“樱井桑”。

 

        他知道电话那头的是谁了,于是放柔了声音,一字一顿地道:“小润。” 

 

                ————END————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4500+

        #中途开始脱离控制的情节发展

        #感觉很多ooc

        #谢谢gn的名字(比心)
        @Yuuuuki_幸纪

评论(31)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