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蘅之

A团蓝担团苏。

竹马和翔润,我担和鱼。

堂本包办婚姻好。

银魂二次元初心。

cp洁癖,圈地自萌。


三人成虎,流言可畏。
但对不起我不信。


以上。

凌晨两点五十三分【竹马】

        “你永远也无法明了,我们做了多大努力,才对生活发生了兴趣。”——《人间食粮》       

 

 

        二宫窝在沙发上迷糊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发现左腿压麻了。

 

        电视屏幕仍停留在游戏结束时的画面,红底白字的“Game Over”在没开灯的客厅里显得格外刺眼。

 

        晚上吃了一半的外卖还摆在茶几上,米饭已经凉透,菜上浮着一层油。二宫瞥了一眼,空瘪的胃涌上一阵恶心。

 

        突然想念相叶做的又咸又辣的麻婆豆腐。

 

        喉咙涩干得难受,二宫从抽屉里翻出一盒烟,点燃后吸了一大口。烟雾缠绕缱绻着升腾至半空,而后一点一点弥散开,化为虚无的尘埃。

 

        烟的味道很陌生,二宫仔细看了眼烟盒,发现是相叶常抽的那款“Kent”,大概是他上次落在这儿的。

 

        “Kiss  your  eyes  not  your  tears. ”二宫想起相叶曾这么和他解释四个字母的含义。那时相叶赤脚坐在地板上,身旁放着几个空了的啤酒罐,他早上没刮胡子,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扯起几层皱纹。

 

        私下里的相叶和镜头里的相叶完全是两个模样。

 

        就像现在的相叶和二十年前的相叶完全是两个模样。

 

        这点二宫最清楚。

 

        二十年如南柯一梦却又血肉淋漓,那些隐忍承受的罪过,那些咽下喉咙的泪水,那些强装出来的微笑。在洪流般汹涌而过的时间里,骄傲的人削磨掉了棱角和锐气,温柔的人学会了拒绝和选择。

 

        当然,不只是二宫和相叶,其他的成员也在改变,因为改变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然而,不论变了什么,不论什么变了,二宫和相叶一直都守护在彼此的身边。表面上互相吐槽、打打闹闹;实际上,二宫总是第一个给说错话的相叶解围,遇到突发危险时,相叶也会下意识地把二宫护在身后。

 

        这是他们独特的相处方式,是旁人羡慕不来的始于总武线的羁绊。

 

        在二宫眼里,相叶一直和其他成员不同。他可以主动去亲大野、樱井和松本,却会在相叶吻过来的时候后退躲避。

 

        因为私心是他。

 

        因为和他看过了太多风景。

 

        因为害怕被拒绝疏远。

 

        因为还想再和他看更多的风景。

 

        因为谁也不知道越过了朋友(或亲人)这条线,会发生什么。

 

        因为假作真时真亦假。

 

        

        二宫捻灭香烟,凑近闻了闻烟蒂的味道。眼前又浮现出相叶斜叼着烟冲他坏笑的模样。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五十三分。

 

        解开手机的屏锁,二宫熟练地打出一串号码,但迟迟没有按下通讯键。屏幕变黑,解锁,又变黑,再解锁,直到举起的手腕变得酸乏僵硬。

 

        “对了,他明天还有志村动物园的外景。”二宫突然想起这件事,于是皱着眉头把手机推到一边。

 

        “只要别受伤,什么都好。”二宫闭上眼睛,他听见耳朵里血液汹涌撞上血管的声音,这悲伤的声音越来越响,像一朵在黑暗中缓缓盛开的花。

 

                ————END————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