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蘅之

A团蓝担团苏。

竹马和翔润,我担和鱼。

堂本包办婚姻好。

银魂二次元初心。

cp洁癖,圈地自萌。


三人成虎,流言可畏。
但对不起我不信。


以上。

繁空之星(二)【竹马/sj】

        #xgg生日快乐哟!!!

 

        #不要深究文里出现的日本大学制度 


            第一章        


        一直到国三毕业前,相叶家和二宫家都是邻居。

 

        两家的孩子从小就玩在一起,他们看着庭前那株樱花树的枝叶一点点繁茂,看着太阳落下又升起,看着彼此从懵懵懂懂的儿童慢慢长成俊朗挺拔的少年。

 

          相处的时间太久,以至于相叶记忆里的四季都沾染上了二宫的味道。

 

          每年樱花开起来的时候,便意味着春天到了。

 

        放学后,相叶喜欢和二宫在开满樱花和杏花的甬路上像散步一样缓慢地走着,手里拿着刚买来还有点烫手的稠鱼烧。一阵风飘飘摇摇地拂过来,粉白的花瓣打着旋儿落上二宫的鼻尖和肩膀,偶尔还有一两瓣顺着二宫的衬衣领口滑到他的脖子上。

 

        那时候相叶还没有对花粉过敏,他总是笑嘻嘻地凑近二宫,用力地帮他把花瓣吹下来。

 

        粗心的相叶没发现二宫推开他时变红的耳廓。

 

        提起夏天,相叶的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一个蒸腾着水汽的向阳房间。那时候空调还没普及,大多数人家用的是挂式风扇,转起来会发出“呼哧呼哧”的响声。穿着条纹短袖的二宫在离相叶很近的地方坐下,猫着背,盘起腿,和相叶一起玩“超级马里奥”或“街头霸王”。

 

        两人的背后总是放着些吃的,有时是被冰水浸过的半个西瓜,有时是两瓶冒着凉气的弹珠汽水。

 

        玩游戏的二宫会露出比平时更认真的表情。相叶喜欢偷偷盯着二宫看,看他打掉boss时突然睁大的眼睛,看他被敌人围住时皱起的眉头和抿起的猫唇。偶尔,相叶会恶作剧般地输掉游戏,这时二宫会尖尖地喊一声“八嘎”,然后用力地推一下他。

 

        带着薄汗的小巧手掌覆在相叶裸露的手臂上,皮肤相触带来粘腻的感觉。相叶总会捉住二宫的手,顺势向后一倒,力气较小的二宫便滚进了相叶的怀里,两个人身上缠着不知谁衣服上散发的柠檬香味。

 

        “你在干嘛,八嘎!?”怒气冲冲的小尖嗓。

 

        “哎,不小心滑了一下嘛。”伴着笑声的爽朗回答。

 

        两个男孩子在凉席上闹成一团,相叶坏心眼地挠二宫的痒痒肉,后者笑得出了眼泪,一边退后一边求饶。

 

        现在想来,游戏的情节相叶早已忘了大半,但他却记得二宫打游戏时晶晶亮的眼睛,记得他吃西瓜时先吃正中央的一勺,记得他仰脸喝水时顺着下巴滚落的水珠……回忆鲜活而陈旧,如同多年前的老照片,氤氲着岁月的水汽。

 

        居酒屋的包间里,暖黄色的灯光勾勒出两人穿着西装的背影。相叶看向正坐在自己面前、现年26岁的二宫和也时,有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分离十二年的恍惚感。

 

        “我当年不是故意出国的,小和。过后再联系你的时候,他们都说你已经搬家了,我,我。”喝得半醉的相叶歪着头打了个酒嗝,眼圈红了起来,声音也带了哭腔,“对不起,这么多年——”

        

        没等相叶说完,二宫就伸手糊了他一脸,同时拔高了嗓门道:“出国和搬家和你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好自责的!”

 

        “再说,也不全是坏事。”二宫的声音软了下来,“我搬家是因为妈妈再嫁,现在的父亲对妈妈和我都很好,我也有了一个超级~可爱的弟弟。”

 

        酒精让二宫的脸颊变得粉扑扑的,连着嘴唇的颜色也更加动人。许是屋里热了,他松开系得规规整整的领带,又挑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一颗扣子。

 

        “nino你也超级~可爱呀。”相叶直白地把心理活动说出了口,果不其然又被二宫糊了一脸。

 

        但这次,相叶飞快地攥住二宫的手,然后一气呵成地起身,俯头,隔着放满酒瓶的矮脚桌,吻上了那张叫嚷着“笨蛋你要干嘛!”却完全没有躲开的猫唇。

 

        情色又青涩的一个吻。

 

        相叶吮着二宫的嘴唇,温柔地伸出舌尖去触碰二宫的唇齿,舌头毫不费力地进入二宫的口腔,两条舌头抵在一起,彼此交缠,推搡,同时交换着彼此的唾液,没来得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滴下一段长长的银丝。

 

        这是他们间的第二次亲吻。

 

        第一次发生在十几年前的烟火大会。

 

        一句准备良久的“我喜欢你”湮没在彼此的唇间,不清楚是谁先把脸凑近,不清楚是谁先握住了对方藏在浴衣宽大袖口里的手。但这都不重要,接吻时在夜空盛放的烟花很美,这就够了。

 

        “小和,你走神了”,相叶轻轻咬着二宫的下巴,舌头舔着上面浅色的痣。被亲得迷迷糊糊的二宫拖着长音“嗯”了一声,反手勾住相叶的脖子。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二宫的手机响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在房间看g*v时,老妈一下子推开了门。

 

        原来热烈缱绻的气氛被打断,二宫松开环抱着相叶的胳膊,臭着脸掏出手机。

 

        然后,相叶就眼睁睁地看着二宫在看到手机屏幕的刹那,展开了皱着的眉尖,甚至连眼角都染上了笑意。

 

        “我弟弟。”二宫把手机给相叶看了一眼,语气里是满满的得意,“是不是很可爱?”

 

        来电显示是张拼接的照片,上面是一个表情呆呆的包子脸小男孩,下面是一个笑容灿烂的帅气大男生。能看得出他们是一个人。

 

        “晚上好啊,小润。没事没事。嗯嗯,你说就行。”二宫接起电话,浑身上下散发着犹如母爱的光芒,在安静地听了一会儿后,他摸着刚刚被相叶亲过的下巴,用还红肿着的嘴唇道,“所以说,你是恋爱了吗?”

 

        下一秒,电话被挂断了。

 

        相叶弯起好看的杏眼,对二宫僵硬地做了一个wink,活像面部偏瘫。他一脸期待地问道:“那我们现在是在谈恋爱吗?”

 

        二宫低着头咕哝一句,相叶没听清,“嗯?”了一声后二宫又说了句什么,相叶还没听清,又连着“嗯?”了两声。

 

        “我说我们不是早就在谈了吗!!”不耐烦的二宫拔尖了嗓子,耳朵和脸都红的厉害。

 

        在被相叶抱进怀里的下一个瞬间,二宫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

 

        嘛,算了。

 

——————             ——————             ———————

        樱井是从应庆大学转来J大的博士生导师,这是松本在听完演讲后才知道的。

 

        在此之前,松本谈过两次恋爱,对象都是乖巧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说呢,”松本闷闷地想,“那绝不是爱,顶多是喜欢,不,或许连喜欢都算不上,只是单纯的好感。”

 

        可对于樱井翔,那个比他大十一岁的优秀男人,松本却萌发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感情——夹杂着喜欢的仰慕。

 

        松本很苦恼,因为两个人的年纪、圈子、经历等等都相差甚远,这些外界条件犹如一道深深的沟壑,无形中阻隔着他们的靠近。最糟糕的是,他甚至没法准确判断自己对樱井是喜欢多一点,还是仰慕多一点。

 

        迷惘中的松本决定给自己的哥哥,现在在一家知名游戏公司工作的二宫和也打电话求助。

 

        通话内容是这样的:

 

        二宫:“晚上好啊,小润。”

 

        松本:“哥哥晚上好,你现在有事儿吗?”

 

        二宫:“没事没事。”

 

        松本:“那好,我能问哥哥你一个问题吗?”

 

        二宫:“嗯嗯,你说就行。”

 

        松本:“我一个同学,啊不,我一个朋友,算了都一样。他说自己好像喜欢上我们学校的一个博导,那个博导刚进J大,比他大十来岁,长得很帅,不不不,也不算太帅,肩膀太溜了,哎呀,这不是重点。那什么,关键是我朋友觉得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再加上感情朦朦胧胧的,他不确定之后要怎么办。哥,你觉得现实一点来说,他是该勇敢点去追,还是该早点放弃呢?”

 

        须臾的沉默。

 

        二宫:“所以说,你是恋爱了吗?”

 

        松本冷静而绝望地挂上了电话。

 

            ————TBC————

 

         第三章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