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蘅之

A团蓝担团苏。

竹马和翔润,我担和鱼。

堂本包办婚姻好。

银魂二次元初心。

cp洁癖,圈地自萌。


三人成虎,流言可畏。
但对不起我不信。


以上。

繁空之星【竹马/sj】

  #微kk
        
  #砂糖短篇,寒假完结
       
  #架空现实向,有私设

  

        “下个周技术部要来一个新人。”堂本刚双手捧着咖啡杯,站在窗边用特有的黏糊嗓音说道。

        “哎?”一个尖尖的声音从电脑和厚厚的一沓草纸后面传来,接着,一张秀气且颇有些学生气的脸露了出来。名叫二宫和也的年轻人问道:“今年的招新还没结束?”

        堂本刚又啜了口咖啡,不紧不慢地道:“嗯,听说他是被公司从海外挖来的,连面试流程都省掉了,很厉害呢。”

       二宫还想再问些什么,无奈一阵敲门声准时响起。

      “吱哟西——今天买到了那家店的红丝绒蛋糕哦。”眼角的褶子里都带着笑的堂本光一一手扶着门,一手提着蛋糕盒子,语气里带着莫名的小骄傲。

        二宫确信自己嗅到了空气里弥漫着的酸臭味。然后,他默默捂住眼睛别过了头。

  说宣传部部长堂本光一不会笑的人一定不认识技术部部长堂本刚。

       这里是“天堂”游戏公司,自1889年正式成立起,游戏的发行量便稳居销量榜前三,超级马外奥等系列游戏更是创下了游戏史上的辉煌奇迹。

       今天也依旧是公司里和谐又忙碌的一天(微笑)。

  新人空降的消息并没有在技术部传开,实际上,堂本刚只是在二宫面前提了一句,而转眼间二宫就将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所以,当堂本刚带着一个高瘦的青年进入技术部时,二宫和其他人一样都愣了一下。

  “相叶雅纪,男,26岁,嗯,喜欢麻婆豆腐,最大的梦想是做出真正意义上的全息游戏!”青年元气满满地冲众人鞠了个90度的躬,笑得弯弯的眼睛里瞳仁黑亮,几乎看不见眼白,“还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堂本刚将相叶带到二宫对面的空办公桌前,轻轻拍了拍比他高大半个头的相叶的肩膀。“在这好好干,哪里不合适可以随时找我。你对面是副部长二宫和也,有不懂的——”

  “小和!”堂本刚的话被相叶兴奋的声音打断,后知后觉自己失礼的相叶双手合十连说了几声“抱歉”,而后又眼睛亮亮地盯着眼眶和耳朵都有些发红的二宫。

  堂本刚见状没多说什么,嘱咐了周围的员工几句便离开了。

        时间的流水已悄然侵蚀了很多原本认为是顾若金汤的事物,但也有些东西沉淀了下来,成为了比时间更久远的存在。

       二宫偷偷瞥了一眼对面的相叶,发现后者正毫不避讳地盯着他看,并且脸上挂着明快又特别蠢的笑。

       “简直和十代的时候一样。”二宫心想,随即脸颊一热,低头轻声骂了句“八嘎”。

      这十多年的分离,大概,只是为了让你看到一个更成熟,更完美的我。

       —— —— —— —— ——

       松本润再次见到樱井翔是在学校A栋教学楼的大礼堂。

 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面带微笑沉稳自信地讲着互联网在经济方面的应用,虽然语速稍快,但条理清晰,重音的强调恰到好处。

     难得台下大部分人都在认真听,松本环顾四周,又看向台上正指着ppt的樱井翔,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一句,“果然还是因为长得帅吧,学院的老头子来讲的时候一片玩手机的。”

  松本前几次见到樱井翔是在一家叫做“鱼雨”的咖啡甜品店。从大一起,他便利用周末时间在那里兼职唱歌,如今大三,虽然越来越忙碌,但松本还是会在周末挤出时间去待上大半天(有时会加上一个晚上)。

     思绪不知不觉溯回到自己和樱井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下午好,大野桑。”进店后,松本首先向吧台方向打了声招呼。店长大野智总喜欢一个人待在那儿画画。

      “智君刚刚睡着了。”回应松本的,是一个不熟悉的男低音。

  “哎?”松本轻轻挑起一边的眉毛,诧异地回过头,“请问你是?”

  “智君的朋友。”回话的男人留着利落的短发,一双过分生动的大眼睛折射出冷淡的光。不知道是眉毛的颜色太重还是他习惯性地皱眉,男人的眉宇间总有种严肃的神色。

  愣了一下后,松本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挺直了背向唱歌的小舞台走去。

  说是舞台,其实只是在墙角放了个高脚凳,配置了些简单的音响,又在上面装了几个彩灯。

  最近凳子旁边添了台钢琴,松本也没见过谁弹过。

  熟门熟路地打开音响,松本拿起话筒,在音乐舒缓的旋律中,慢慢眯起了眼睛。

  音乐响起时,店里略微嘈杂的交谈声一下子静下来,甚至有好几个女生拿出手机将摄像头对准了松本。

  从陌生男人——也就是樱井翔的角度看,松本坐在角落里,一只手拿着话筒,另一只手按着凳子的边缘,牛仔裤包裹下的修长双腿随意地搭在一起。棕色卷发的边缘软软地翘起,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唇微抿着,一副乖巧的模样。

  可同时,樱井也注意到他耳垂边闪着银光的耳钉,和睁开眼睛时藏在眼底的刺。他忽然想起大野对松本的形容——“可爱的小刺猬”。

  “很有意思呢。”樱井放下了手里的《读卖新闻》。

  干净舒缓的歌声回荡在这家格调优雅的店里,简陋的设备没能埋没松本的好声音。樱井还在他的高音里听出了奶音的质感。

  一首终了。

  “哎?”松本看着从吧台走来的樱井,脸上又露出疑惑的表情,但马上的,他做出一副拽拽的模样,用不太熟练的卷舌音道:“你有什么事儿吗?”

  “《无尽的天空》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词是'纯白的未来将延续到任何时间和地点'。”樱井将他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对了,你需要刚才这首歌的钢琴伴奏吗?”

  . . . . . .

  松本回过神来,发现演讲已接近尾声,进入了提问环节。

  一个坐在前排的女生第一个举手,提出的问题却让人哭笑不得,“请问老师有正在交往或喜欢的人吗?”。问完的瞬间台下一片哗然。

  樱井的脸上依旧挂着职业化的微笑,他毫无避讳地答道:“没有正在交往的人,至于喜欢的......现在还不好说。”

  大礼堂里顿时像放了支小烟花,
女生们的议论声尤其大。

  坐在中后排的生田斗真拍了下旁边人的肩膀,玩笑着道:“那个老师倒像个纯情的人呐,是吧润?啊咧,你脸怎么红了?”

  ————TBC————

        第二章


        第三章


评论

热度(20)